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

防癌抗肿瘤

秘方栏目: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

孙桂芝治疗恶性肿瘤学术思想浅析

中药秘方网 cnyangsheng.cn 发布时间:2018-01-17
目前恶性肿瘤居中国疾病发病率和死亡率的 前 3 位,而且呈逐年增长趋势。中医在肿瘤治疗方 面有其独到优势,成为抗癌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。 全国名老中医孙桂芝教授认为治疗肿瘤应以局部 为实,整体为虚,运用衷中参西的思想,扶正祛 邪、健脾益肾、祛除癌毒。现将孙教授治疗肿瘤 学术思想总结如下。

1  扶正祛邪,注重整体

《 素问遗篇·刺法论》云: “ 正气存内,邪不 可干” ,说明正气对人体有重要的防御作用。中 医学认为,肿瘤的成因主要与正气亏虚有关,加 上六淫之邪、七情不舒、饮食不节、过度劳累等 致病因素。以上因素导致气血失和、阴阳失调, 气滞、瘀血、痰湿、热毒等相互搏结,同时肿瘤 亦能戕害正气, “ 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” 。正如 《 灵枢经·百病始生》云: “ 风雨寒热不得虚,邪 不能 独 伤 人,卒 然 遇 疾 风 暴 雨 而 不 病 者,盖 无 虚,邪不能独伤人” 。孙桂芝教授遵循以人为本 的中医整体观,认为肿瘤的发生主要由于正气不 足,脏腑虚损,内伤七情,外客六淫而致, “ 积 之所成,正气不足而后邪气踞之” 。孙教授临证 中注重整体,以扶正与祛邪为肿瘤治疗的主要原 则,其中扶正是治疗肿瘤的基本原则, “ 养正则 积自除” ,在临床辨证过程中,贯穿于肿瘤治疗 的始终 [ 1 ] ;祛邪是治疗肿瘤的重要原则,根据病 因病机、病理性质、疾病发展等酌情加以运用。 临证中二者有主有次,以 “ 扶正不留邪,祛邪不 伤正”为 准 则。常 用 生 黄 芪、太 子 参、制 何 首 乌、白术、 白 芍、 茯 苓、 醋 鳖 甲、 灵 芝、 补 骨 脂、女贞子、菟丝子、枸杞、黄精、山茱萸、仙 灵脾等扶正药物;常用经验方如黄芪建中汤、百 合固金汤等;常用治法有健脾益肾、补益气血、 益气生津、健脾和胃、调和阴阳、疏肝理气、滋 补肝肾等。 现代药理研究 [ 2 ] 证实,上述中药通过抑制肿瘤 细胞活性、提高机体免疫功能、增强抗肿瘤药物 的疗效以及减轻抗肿瘤药物的毒性反应等作用, 在肿瘤治疗中发挥重要作用。抑制肿瘤细胞活性 是通过促进肿瘤细胞凋亡,诱导肿瘤细胞分化和 逆转细胞异型性,抑制肿瘤细胞侵袭、转移及肿 瘤血管生成等作用,对肿瘤细胞起到抑制作用, 参与癌症的综合治疗 [ 3 ] 。如黄芪提取物黄芪苷在体 内外均可抑制肿瘤细胞生长,诱导癌细胞凋亡 [ 4 ] , 并具有升高白细胞的作用,提高肿瘤患者的免疫 机能;太子参中含有的人参皂苷 R h 2 、人参多糖、 黄芪苷等多种中药有效成分有诱导癌细胞向正常 细胞分化的作用 [ 5 ] ,太子参也可直接作用于癌细 胞,使其凋亡,有效抑制肿瘤生长;黄芪、人参、 白芍、枸杞、灵芝、菟丝子、茯苓等数十种中药 的活性成分参与特异性、非特异性免疫过程,促 进淋巴细胞的转化,有免疫调节、增强免疫功能 的作用 [ 6 ] 。

2  五脏兼顾,顾护二本

孙桂芝 教授 兼 顾 五 脏,治 疗 乳 腺 癌、肝 癌、 胃肠道肿瘤和妇科肿瘤以肝脾肾为主,肺癌以肺 脾肾为主,恶性黑色素瘤以肺心肾( 脾) 为主,究其核心为脾肾二脏。 脾肾共为人体先、后天之本。脾居中焦,气 血生化之源,水谷精微等营养物质均依赖于脾胃 的消化、吸收功能,输布全身,主升清,喜燥恶 湿,为气机升降之枢纽, “ 元气之充足皆有脾胃之 元气无所伤,而后能滋养元气,若胃气之本弱, 饮食自倍,则脾胃之气既伤,而元气亦不能充” 。 《 脾胃论》曰: “ 内伤脾胃,百病由生” , 《 活法机 要》提到: “ 壮人无积,虚人则有之,脾胃虚弱, 气血两衰,四时有感,皆能成积。 ”正气充足有赖 于脾胃滋养和化生,脾胃盛衰直接取决于正气盛 衰。肾居下焦,五脏阴阳之本,藏精纳气,寓一 身之阴阳,推动和调控脏腑气化,决定机体生命 活动的根本,故有 “ 久病及肾”之说。补肾能够 促进脾胃功能恢复,提高人体免疫力。脾肾二脏 相互资生,互荣互养。脾健,气血生化之源充足, 肾的先天之精得以濡养。历代医籍均涉及脏腑功 能失调与肿瘤发生、发展的关系,尤其提到脾肾 二脏,明代张景岳认为 “ 脾肾不足及虚弱失调的 人,多有积聚之病” 。

恶性肿瘤患者多有乏力气短、面色萎黄、脘 腹胀满、体重减轻、纳差等脾肾两虚症状;手术 切除肿瘤后,脾胃功能减弱;经过放化疗的肿瘤 患者,常伴有脾肾不足之症。由此可见,若脾肾 功能正常,“ 壮人无积” ,水谷精微灌注五脏六腑, 滋养周身,机体正气强盛,邪不可干,肿瘤受抑 制;若脾肾虚弱, “ 积之成也,正气不足,而后邪 气踞之” ,水湿运化障碍,湿聚痰结,百病丛生, 是导致肿瘤的根本原因。健脾益肾法能够提高患 者的免疫功能,增强胃肠道的吸收功能,改善患 者的营养状况和抵抗力。基于上述认识,孙教授 治疗恶性肿瘤特别注重先后天之本, “ 脾肾互济同 治” ,多从健脾益肾着手,此法是孙桂芝教授治疗 肿瘤的最常用法则之一 [ 7 ] 。常采用黄芪、制何首 乌、茯苓、山药、女贞子、山茱萸等药物,方用 黄芪建中汤、四君子汤、香砂六君子汤、补中益 气汤等加减。

研究表明,健脾益肾颗粒( 北京长城制药厂) 治疗 中 晚 期 肿 瘤 患 者,治 疗 组 NK 细 胞 活 性、 C D 3 + ( % ) 、 C D 4 + ( % ) 、 C D 8 + ( % ) 以 及 C D 4 + / C D 8 + 明显高于对照组,白 细胞减 少、消 化 道反 应、肝功能损害、肾功能损害、脱发等不良反应 的发生率明显少于对照组,说明健脾益肾颗粒能 明显减轻化疗毒性,提高患者的免疫功能,改善 其生活质量 [ 8 ] 。

3  审证求因,攻毒祛邪

《 说文解字》曰: “ 毒,厚也。 ”尤在泾谓: “ 毒,邪气 蕴 结 不 解 之 谓。 ”即 阐 明 风、寒、暑、 湿、燥、火,或者瘀血、痰浊、气郁等邪毒蕴结 者皆可谓之 “ 毒” 。而恶性肿瘤之毒,谓之癌毒, 其毒性峻猛、发展迅速、浸润转移、不易根治。 W e i n b e r g 教授曾将肿瘤细胞的六大特征— — —自主 生长信号、抗生长信号不敏感、回避凋亡、潜力 无限的复制能力、持续的血管生成、组织浸润和 转移补充为1 0个,新增的4个特征分别为避免免 疫摧毁、促进肿瘤炎症、细胞能量异常、基因组 不稳定和突变,并将回避凋亡更正为抵抗细胞死 亡,这些特征显示出肿瘤研究的重大进展,也足 以说明癌毒的性质 [ 9 ] 。 《 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言 “ 坚者削之” “ 留者 攻之”“ 结者散之” “ 客者除之” 。孙教授在辨证 基础上,针对恶性肿瘤,常用祛邪治法,包括清 热解毒、活血化瘀、行气通络、理气解郁、软坚 散结、祛痰除湿、燥湿利水、以毒攻毒等,其中 清热解毒、以毒攻毒为常用。清热常用白花蛇舌 草、龙葵、重楼、半边莲、半枝莲、拳参、土茯 苓、败 酱 草、金荞 麦、白英、蛇莓、石上柏等; 活血用鸡血藤、水红花子、凌霄花、牛膝、王不 留行、苏木等;散结用瓜蒌、半夏、贝母、夏枯 草、牡 蛎、山 慈 菇、穿 山 甲、鳖 甲;祛 痰 用 瓜 蒌、半夏、竹茹、浙贝母、川贝母、海浮石、旋 覆花、枇杷叶等;除湿用白术、苍术、茯苓、猪 苓、泽泻、薏苡仁、厚朴、藿香、豆蔻等;以毒 攻毒用山慈菇、全蝎、蜈蚣、蟾皮、蜂房等。临 证时常 配 合有 效 的 经 验 用 药,如 肝 癌 选 用 凌 霄 花、八月札、藤梨根、虎杖等;肺癌用蒲黄、蜂 房、僵蚕、九 香 虫 等;乳 腺 癌 用 生 龙 骨、生 牡 蛎、山慈 菇、王 不 留 行 等;胃 癌 用 生 蒲 黄、白 芷、血余炭、旋覆花等;肾癌用龙葵、白英、蛇 莓、海金沙等。

有资料 [ 1 0 ] 显示,重楼提取物有细胞毒性作用, 对消化道、肺、脑部位的肿瘤以及肉瘤等肿瘤有 抑制作用,通过导致癌细胞变性坏死发挥抗癌作 用;全蝎及其提取物对肿瘤细胞有直接的细胞毒 作用,抑制肿瘤细胞生长,诱导肿瘤细胞凋亡, 调节和增强免疫功能,并对移植性动物肿瘤细胞有直接的细胞毒作用 [ 1 1 ] 。孙桂芝教授从毒热理论 出发,在辨证的基础上,对不同部位的肿瘤标记 物升高,选择具有针对性的清热解毒药物进行治 疗,取得良好治疗效果 [ 1 2 ] 。

4  因时制宜,分期用药

李中梓 《 医宗必读》曰: “ 积之成也,正气不 足,而后邪气踞之,然攻之太急,正气转伤,初、 中、末之三法,不可不讲也。初者病邪初起,正 气尚强,邪气尚浅,则任受攻;中者受病渐 久, 邪气较深,正气较弱,任受且攻且补;末者病根 经久,邪气侵凌,正气消残,则任受补。盖积之 为义,日积月累,非朝伊夕,所以去之亦当有渐, 太急则 伤 正,正 伤 则 不 能 运 化,而 邪 反 固 矣。 ” 《 医宗必读·积聚》亦把攻补两大治法与积聚病程 中初中末三期有机结合起来,并指出治积不能急 于求成。

孙教授将恶性肿瘤病情分为初期、中期和末 期三期,各期治疗不尽相同。初期,患者全身状 况良好,着重驱邪,攻补兼施,以攻为主;中期, 根据患者采取的各种西医治疗,因人制宜,辨证 施治,扶正祛邪,攻补兼施;晚期,全身机体衰 弱,出现转移或恶液质状态,此时患者正气已虚, 邪气鸱张,主要以补为主,调整患者的整体机能, 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。总之,患者的身体状况、 接受治疗情况各不相同,治疗应因时制宜、因人 制宜,原则上攻补结合,以平为期。

5  中西参衷,协同抗癌

西医治 疗 肿 瘤 有 靶 点 明 确、见 效 迅 速 等 特 点,但手术、放化疗等 治 疗 手 段 也 是 一 种 损 伤 性治疗,会对 患 者 身 体 造 成 不 同 程 度 的 损 害, 减弱已经正气 不足 的 肿瘤 患者 的 抗 病 能 力;且 手术、放化疗、介 入、射 频 等 治 疗 多 着 眼 于 局 部,属祛邪治 疗。目 前 恶 性 肿 瘤 的 治 疗,已 经 逐步由单纯治 疗转 变 为多 学科 参 与,积 极 消 灭 肿瘤转向带瘤生存、注重生存质量的综合治疗。 在治疗肿瘤方 面中 医 药能 够扶 助 人 体 正 气,对 肿瘤有 一 定的抑 制 作 用,可 减 轻 手 术、放 化 疗 以及生物治疗 等的 不 良反 应,增强 机 体 对 放 化 疗的敏 感 性。孙教 授 在 临 证 中,综 合 考 虑 西 医 治疗手段,如 手 术、放 化 疗 等 治 疗,治 法 因 时 制宜。针对手术治疗后的患者,考虑手术创伤, 注重补 气 养血,促 进 机 体 恢 复;对 于 接 受 放 疗 的患者,侧重养阴生津,减少放疗的不良反应, 增加对 放 疗 的敏 感 性,巩 固 放 疗 疗 效;对 于 化 疗患者,重 在益 气 补 血 养 阴、开 胃 止 呕 以 减 少 骨髓 抑 制 和 胃 肠 道 反 应 等,常 用 陈 皮、 竹 茹、 半夏、旋覆 花、代 赭 石、补 骨 脂、莲 子 芯、黄 芪、黄精、鸡 血 藤、枸 杞 子、当 归 等;对 于 化 疗后末梢神经炎,除以黄芪益气外,常加桃仁、 地龙、全蝎、 蜈 蚣 等。 中 医 与 西 医 相 互 配 合, 相辅相成,协同抗癌。

6  病案举例

患者,男, 5 6岁,于2 0 1 3年6月1 0日初诊。 原发性肝癌术后 2 年 4 个月。手术治疗后行介入治 疗 3 次、射频术 2 次。刻下症:心烦不眠,入睡困 难,右上腹胀痛,进食后加剧,口干口苦,大便 稀溏,每日2或3次,小便黄。舌淡红胖大,苔薄 白,脉弦细。查肿瘤标记物正常, B超示肝右叶低 密度病灶,病理示肝细胞癌。既往有肝炎病史。

西医诊 断:肝 癌,肝 细 胞 型;中 医 诊 断:肝 积; 辨证:心脾 两 虚、肝 经 郁 热;治 则:健 脾 宁 心、 清肝除烦、散结消瘤,方药组成:黄芪 3 0g ,太子 参 1 5g ,炒白术 1 5g ,当归 1 5g ,土茯苓 3 0g ,远 志 1 0g ,炒酸枣仁 1 5g ,木香 1 0g ,龙眼肉 1 0g , 白芍1 5g ,炮山甲6g ,醋鳖甲1 0g ,醋龟板1 5g , 藤梨根 1 5g ,虎杖 1 0g ,金钱草 1 0g ,灵磁石 3 0g ,珍珠母 3 0g ,地龙 1 0g ,桃仁 6g ,水红花 子 1 0g ,金荞麦 1 5g ,重楼 1 5g ,白花蛇舌草 3 0g ,全蝎 5g ,蜈蚣 2 条,炙甘草 1 0g 。 1 4 剂, 水煎服,每 2 日 1 剂,每剂煎 4 0 0m L ,每日早晚 各服1 0 0 m L 。口服金龙胶囊,每次 0 . 7 5g ,每 日3次。

2 0 1 3年8月2 8日二诊:患者睡眠好转,口干 口苦,右上腹偶胀痛,纳差,大便每日2或3次, 成形。舌红苔黄,脉沉细。辨证:肝郁脾虚,郁 热犯胃;治则:疏肝健脾,软坚消瘤,方药组成: 黄芪 3 0g ,太子参 1 5g ,炒白术 1 5g ,当归 1 5g , 土茯苓 3 0g ,远志 1 0g ,炒酸枣仁 1 5g ,木香 1 0g ,龙眼肉 1 0g ,黄芩 1 0g ,清半夏 9g ,柴胡 1 0g ,炮山甲6g ,醋鳖甲1 0g ,桃仁6g ,地龙 1 0g ,九香虫1 0g ,水红花子1 0g ,金荞麦1 5g , 八月札1 5g ,凌霄花1 5g ,绿萼梅1 0g ,鸡内金 3 0g ,生麦芽 3 0g ,代赭石 1 5g ,重楼 1 5g ,炙甘 草1 0 g 。 1 4 剂, 水 煎 服, 每 日 1 剂, 每 剂 煎 4 0 0m L ,每日早晚各服1次,每次1 0 0m L 。成药 同前。患者体健,一直门诊随访治疗中。

来源:北京中医药 作者:王骐 吴中朝
Tag标签:

猜你感兴趣